鬼眼女孩儿之维修店诡异事件

  “我”并不是我,依然是故事的叙述者,这次讲述的是一次荒诞怪异的经历,其实自己也不太肯定这是否算一次我的经历……

女孩儿

  魔都在耸立密布的楼群中狰狞的伸延着无数的触手,似乎随时能将我卷进去无情的吞噬掉,这是我对上海的感觉,一个严重路痴的人无奈的感慨。魔都的秋天有些干冷,没有风,没有落叶,在我眼里依然是一片萧索,拉紧衣服,拿着手中的名片继续在触手中穿行。

诡异

  名片是上个月维修店老板给我的,他说如果电脑仍然出现花屏问题再去找他,可能是被电脑包压的失衡,名片在手里显得格外沉重。科联电脑--林俊,科联,“可怜”?老板这是算创意吗?我拿着林俊的名片已经穿梭了几个弄堂,印象中应该在醒目的大街一旁,周围有很多商家的大街,不过路痴的印象基本可以忽略,所以仍然按照地址在弄堂里寻找。古老的魔都留下了丰富的弄堂文化,有人很喜欢这种怀旧的城市色调,有人却很难接受它的阴暗,狭窄,压抑。我最终还是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科联,可怜自己可能要花费更多的时间走出去。

  科联电脑几个绿莹莹的字体在店门口的显示屏上格外“耀眼”,老板似乎没注意到有客人进来,双手下垂坐在工作桌前打盹,我礼貌的喊了声:“老板!”,他才慢悠悠的抬起头,疑惑的望着我。只是老板的这个眼神让我着实打了个寒噤,阴郁,呆滞,绝非正常人。记得上个月帮自己修电脑的老板是个高大帅气的男人,可面前这位,头发稀疏,面容浮肿蜡黄,让人有够纠结。隐约能看到硕大的肚子隐藏在衣服下,椅子艰难的支持着他的身体,才一个月而已,竟然面目全非。玲珑手链温润的环绕着我的手腕,我凝神仔细看看了店里,并没有任何异类,维修零件散乱的摆放在货架上,很久没整理过的样子。老板见我没说话又双手下垂,缩回椅子里,一副浑浑噩噩的状态。我同情的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刚踏出店面,玲珑在手臂上清凉的一激,让我猛然惊醒,我似乎忘记来这里的目的,大脑出现了瞬间的空白,回头望望这个小小的维修店,兴趣骤起,咧开嘴笑笑,径直走进店,把电脑拍在老板工作桌上 :“ 老板上次帮我修的电脑还是有问题,快看看是怎么回事!” 一边把维修单递给他,一边死盯着他的眼睛。老板的左眼依旧呆滞,右眼却露出诧异,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这个眼神现在让我更加兴奋,逼视着他的右眼,欣赏着他眼神里的恐惧一圈圈放大,嘿嘿,果然耐人寻味。老板肥胖的身体在我的逼视下竟然竟然筛糠般抖了起来,颤巍巍的打开我的电脑,接好电源,开始检查。我极力控制自己收敛一些,老板胆子看起来很小。趁他检查电脑故障,我再次观察这店面摆设,电脑,配件,维修工具,除了乱,的确没有异常,当我观察到房顶的时候,还是发现了些不寻常,四面墙上上方密布着摄像头,而且都在运行状态,防贼不至于到这种夸张的程度吧,忽然一个镜头反射的黑影一闪而过,我转头看看老板,问道:“刚才你做了什么?”

  “没……没……我什么都没做……”老板结巴着回答。

  “我明明看到了 ,快说!”抓起老板的手用力敲在桌上,老板要比看起来更虚弱,一张类似糖纸的东西从他手里摔出来

  “你吃了什么?” 没有疑问了,我刚才看到他吞了什么东西

  “tiang~" 老板嘴型扭曲着回答。

  “什么东西?说清楚!”

  老板继续含糊不清的发着“tiang”

  “糖”还是“铁”,听不清楚。

  无奈只好放开老板的手,让他继续检查,过了一会儿,他示意我修好了,笨拙的将电脑转了一面对着我,整个过程都没有离开过座位。我的电脑出现花屏有段时间了,至少应该换个显示屏,疑惑的移动鼠标,看了看屏幕花屏的地方,果然没修好,愠怒的瞪向老板时,发现他的左眼眨了一下,目光仍然呆滞,却是祈求一般。我犹豫着仔细看了看电脑桌面,果然有多了一个文件夹。老板的嘴型依然扭曲着,像是在对抗自己的意志,我警觉的退后一步,点开文件夹,果然一张极具视觉冲击的白色女鬼面孔跳了出来,桀桀的诡笑声冲击着耳膜,鸡皮疙瘩顿时炸起来,靠,投给老板鄙夷的一瞥,若无其事的退出文件。

  “嘿嘿……嘿嘿……嘻嘻~~~~”可当我退出文件夹,却发现笑声却仍然在店里某个角落传出来。玲珑安静的盘绕在手腕上,没有异常,如果有异类,不可能发现不了,店里虽然杂乱,却一目了然,没有地方藏人。一直塞在椅子上的老板颤抖的越来越剧烈,隐约能听到金属碰撞的声音,死灰的面容比刚才的女鬼画面更渗人,老板艰难的断断续续的发着“jui "“jui "的音,而诡笑声越来越大。

  虽然听不清老板的声音,但此刻的情景绝对不是简单的恶作剧,老板越想表达什么脸孔越狰狞,而右眼却嘲讽的眯起来,这个微小的动作却让我恍然,以为这样就能让我大怒而去吗?想让我离开,我就偏偏不走。奇怪的是老板一直坐在椅子里,纹丝不动,也许这就是关键。我默默的绕过工作桌,走到老板旁边,他依然保持双手下垂的姿势,虚弱的喘着气,好像并没注意到我走到了旁边,如此漠视,我冷笑着,借助玲珑里恶灵的力量猛的踹向椅子,椅子瞬间断裂,老板闷哼了一声滚在地上,衣服因为突然的外力爆裂开。我差异的看着老板的裸露出来的肚子,肚皮锃亮,青紫,而刚才我踹开的力量绝对不止是一具肉体,“铁”?想到刚才老板可能的发音,连忙伸手按了按他的肚子,果然,从胸口到小腹都是硬帮帮的异物,我大声质问老板:“ 想死也不用这样吧?” ,看着地上那无奈的一滩肉,还是拿起手机打了120.

  听到我打电话求救,诡笑声戛然而止,急于掩饰,却暴露了声音的来源,就是老板那装满异物的肚子,腹语,怪不得之前我找不到人。

  救护车来得还算及时,只是医生没办法搬动老板,就地检查的结果让医生着实吃惊不小,虽然我有心理准备还是震惊了一下,这家伙肚子里洒满螺丝螺母等金属零件,医生诊断为异食癖患者。再耽搁几天,鬼医都将回天乏术。老板瘫在地上连呻吟的力气都没有,气若游丝,勉强维持着生命,刚刚摔的那下,估计五脏六腑都被金属异物撞烂了。老板右眼怨毒的扫视着我,似乎怪我多管闲事,而左眼却温和眨了眨,难道还有人格分裂?医生去请周围店里的人过来帮忙抬,想到上次来时,有个漂亮老板娘在的,就趁他还没有昏迷过去,赶紧问道:“你老婆呢?”

  老板的嘴巴又开始扭曲,看来他的确有两个人格在抗争,我不耐烦的甩了他右脸一巴掌,果不其然,老板清晰而极快的说:“她在我心里,求求你,救救我~”

  然后又是一连串的“jui " “jui”声音 。在救护车关门的刹那,我回应了一声:“ 让我想想,有办法就帮你。”,一个简单的电脑故障竟然要修两次,说不定就是腹黑商家,之所以考虑考虑帮他,是好奇自己出现的那瞬间空白,现在仍然无法确定是不是跟他的怪异行为有关,能让自己出现空白状态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异物癖,或者精神分裂症患者能做到的。

  店门口聚集了一群看热闹的人,我并没有离开,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拿起手机打电话给那个讨厌鬼。聚集的人有增无减,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无聊人却总是很有的聊,唐瑟到了后自然有办法清场,便不予理会。

  总觉得自己应该是遗漏了什么地方,整个维修店并不大,一目了然,最有可能就是有夹层,或者暗室之类。老板工作桌后边还有一排货架,堆放的配件更价零散,怀疑是被他拆开当零食吞了,剩下的被扔的到处都是,我走过去,试试能不能移开货架,纹丝不动,当我准备再次借用恶灵的力量时候,熟悉而讨厌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不要那么粗鲁嘛~小心伤了自己~”不用看就知道是唐瑟,懒得正眼瞧他那张若无其事的脸,让开位置,示意他来做。

  唐瑟却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着,脸上挂着一丝邪魅,围观的人群里已经有女人开始对着他唏嘘不已,我无奈的大致讲了这家电脑维修店老板的情况,等他发表意见,可是唐瑟得瑟了几分钟只是随意问了句: “上个月见到的老板帅不?”

  “这就是我困惑的地方,好像记得他的样子,又忽然不记得了。”我如实回答,越是回忆越想不起来,大概老板目前的样子已经根深蒂固的印在头脑里了。

  唐瑟似乎很满意:“那应该不是帅哥。”

  我瞪着他:" 能不能听重点?我进店后记忆出现了空白!!!!”也许声音略高了一些,人群中又骚动一下,“你不把这群人弄走?”

  他挑挑眉毛,一副欠扁的表情,“ 别太小气嘛,偶然也让别人欣赏欣赏你是帅男友嘛”

  “靠,滚!”

  “越来越粗鲁~我喜欢,嘿嘿 ”唐瑟坏笑着顺势将货架一拉,一阵杂乱的声音过后,货架后居然是有个内室。

  这个空间很狭小,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应该是老板平常休息的地方。我打开桌子的抽屉,里边放着炭笔,铅笔之类素描工具,依然没有特别的地方。唐瑟递给我一本素描本,隐约能分辨出是满满一本不同女人的素描画像,只是全部会被涂的乱七八糟,疑惑的望望唐瑟,他顺手翻到最后一页,“仔细看看这个”,这也是个女人画像,已经面目全非。唐瑟脸色开始阴郁,“这个是不是你?”我拿起来认认真真辨认了一下,“太抽象了,哪里认的出来!”

  “哼~这小子不是色狼,也跟风流沾边,咎由自取,别管他啦!”

  斜他一眼,“知道什么快说!”我认不出自己,认他还是很清楚。

  “你这丫头只会我行我素,要不是乖巧的玲珑在你手上,真需要劳我大驾贴身保护你了……”唐瑟注意到了我周身的寒气,连忙打住转换话题:“来的时候我已经跟旁边店里询问过了,这个叫林俊的老板平常喜欢素描,经常给人画头像,而且只画女人,我就说他色狼吧,据说上个月老板娘怀疑老板有外遇,大吵了一架后,林俊举止就开始怪异,老板娘也不见了。”

  “这么说可能是吵架受到刺激,变得人格分裂,精神失常?”

  “我可没那么说。”唐瑟故弄玄虚。

  真是挑战我的耐性,正要发作时,唐瑟笑嘻嘻的继续,“刚才你提到老板说老婆在他心里,这应该是真话。”然后意味深长的看着我。

  我恍然,却惊讶不已:“ 老板娘在他心里??”

  “嗯,应该是的,这种术数我在百年前见过,是妻子用来牵制报复丈夫的一种邪术,施法的人用药水将自己浸泡缩小,钻进丈夫心脏,控制其意识和行动,如果丈夫反抗意识强烈,这就是玉石俱焚的做法,夫死妇亡。”唐瑟叹道“唉,爱之深,恨之切。”

  “你个老怪物少在那里咬文嚼字!!”我骂道,“还有救吗?”

  “没有!”

  “有没?”

  “没有!”

  “敢再说一次!”

  “……没……那小子本来就该死,谁借他胆儿敢擅自画我女朋友……施法的人会抹去他跟所有其他女人往来的记忆,其他女人关于老板的记忆也会相应消失,所以你才会有那么片刻的失忆。”唐瑟赶紧又强调一次,“总之他死定了!”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话?上了年纪果然爱唠叨 。”真不屑看到他那张似笑非笑,阴晴不定的丑恶面孔,“我既然答应别人,就会试试,你不想帮忙就赶快消失。”

  医院里阴寒气息浓烈,经历太多,对此已经熟视无睹,唐瑟并没有立刻消失,而是阴沉着跟在我后边,来不及回避他的亡灵都被烧成一团蓝雾,懒得再救那些已经不在世的,遇到发火的唐瑟,想必也是几世积孽。

  奄奄一息的林俊现在躺在病床等着手术,左眼微闭,面色死灰,精神涣散,不确定他还能不能认出我。故意走到床的左边,让他的右眼要吃力的斜楞才能看到我,唐瑟可能看到林俊的现状,心情大好,邪魅的笑又挂在脸上。

  “我知道你们都能听到,仔细听好,我只问一次,你们两个还想继续做夫妻生活下去,就眨下眼给我看,给你们5秒钟考虑。五秒过后没反应你们就生死由天 。”我尽量放慢语速让他们听懂。唐瑟听我说完竟然笑出声来。让两个垂死人的意识挣扎5秒有些残忍,他们只需再斗争5秒,天堂地狱就随他们了,我的同情心大概只能持续5秒。

  老板林俊的左眼在我说完后就在拼命眨眼,我也不禁笑出声,有意思。右眼眼神显然浪费了一秒来理解我的话,随之又错愕了一秒,怨恨了一秒,空洞了一秒,最后无奈的闭上了眼睛,没有了在店里时的嚣张,竟然脆弱的淌着眼泪,是委屈吗?至少这对夫妻意见达成一致了,我回头叮嘱唐瑟:“按铃叫医生急救!”,然后迅速的驱动恶灵把一个血淋淋的长发小人儿从林俊胸口拎了出来,并让恶灵将他肚子里的异物打成粉末。林俊似乎恢复了知觉,突如其来的伤口,几乎疼的昏厥过去。医生马上会到,应该不至于因此丧命。拎着那个小人儿顺手在水杯里涮了涮,放在林俊手上,让她也感受下性命被别人掌握的感觉,唐瑟说要肉体恢复正常身高至少需要3年时间。

  这时一张细小的亮片掉了出来,迅速放大,我捡起来,是张素描纸,一个漂亮女人的画像,签名是LJ 。疑惑的看了看唐瑟,不再言语,默契的离开了医院。

标签: 女孩儿 诡异 事件 维修

作者头像
金建培训老师创始人

上一篇:yy平台哪个是真的吗?刷,安全吗?怎样打造爆款?(转载)(转载)
下一篇:为什么很多股票群拉人进群?

发表评论